您的位置:首页 > 小说

奈何boss偏宠我薄少庭顾轻轻小说by顾轻轻全文阅读

2020-05-22 02:54:11 snjfnnsj.cn

奈何boss偏宠我第7章都觉得是我在勾引你

“就是啊,顾轻轻,谁不知道你跟何容两个人总是偷公司物资。就连茶水间的咖啡都不放过。每次只要是你进了茶水间出来,咖啡就不翼而飞了,还不是你顺走了?”

“偷东西还不承认。别以为我们没抓到你把柄你就可以嚣张!”

真的是一沉百踩。

今天顾轻轻算是见识到了。

顾轻轻讽刺的扯了扯嘴角,懒得再跟他们计较,拎着包,直接抬腿离开。

在经过何珊身边时,却被她一把抓住胳膊:“顾轻轻,你什么意思,一句道歉的话都不说就这样走了?薄总放过你,但我可没打算这么轻易就放过你。”

顾轻轻淡淡的垂下眼睑,瞥了一眼她的手,而后慵懒的抬眸看着她:“那不知道何总监,想我怎样做?”

她故意把‘何总监\\’三个字加重字音。

此时顾轻轻的气势有些强,何珊顿时微微一愣。

但转念一想,顾轻轻如今不过是一个被LK解雇的设计师,嘚瑟什么。咳嗽了一声,清了清嗓子,就又继续往下慎重的道:“这样吧,你公开道歉,说你不该把公司的设计图给DE。你道歉了,这件事就圆满结束了,否则……”

“否则怎样?报警抓我不成?”顾轻轻不急不缓的冷冽打断。

她的眼睛,清澈见底,却极其犀利的像一把锋芒的匕首,直接刺入何珊心脏。

刹那间,何珊变得有些没底气。

但其他人见顾轻轻现在这么猖狂,也都有些惊了。

“不说是不是真是我把设计图曝光出去,就算是,那也是我自己的。”她的原创设计图,她想给谁,那是她自己的自由。

说完,她便用力抽回自己的手,毅然的走出设计部,离开LK。

在走出大堂的那一刻,她的心跳,停顿了半饷,还是情不自禁的停住了脚步,转过身,看着眼前这一栋大厦。

这是她实习就进来工作的公司。

是她追梦的开始。

如今,却被冤枉解雇了。

她想安慰自己,不要留恋这里,反正,在LK设计部的日子,从来都不好过。可,毕竟工作了也有一段时间了,舍不得,还是有的。

顾轻轻不知道的是,与此同时,顶层的总裁办,落地玻璃窗后,一抹高大的背影,正垂下眼睑,睥睨着站在大厦外的她。

薄少庭一瞬不转的盯着她许久,眼底流转着复杂的光。

就连特助张初进来了都没发现。

“薄总。”

在张初叫了他不知道多少次后,薄少庭终于反应过来,收起心里那一抹隐隐的不对劲,清冷的重新转身,长腿走到大班椅坐下。

张初把一些紧要的文件放下给他,而后准备离开。

“等下。”倏的,薄少庭冷声的叫住他,“那个叫顾轻轻的,走了没?”

张初没想到薄少庭会突然问那个女人。

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设计师而已,走了就走了,而且这次设计图被DE捷足先登,对他们LK却没有什么实际性的影响。

所以,张初顿时有些不了解薄少庭还在想那个女人了。

但他既然问出口,他也只好回:“走了。”

“哦。”薄少庭晃了晃神,便有些心不在焉的拿过一份文件打开。

张初见薄少庭没了其他吩咐,便也离开了总裁办。

之后的一个星期,顾轻轻都在找工作。

可关于她在LK发生的那些事,被小号在网上曝光了,引起了大量网友的注意,一时间把她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。所以,她向所有服装公司投出去的简历,都石沉大海。有一些过分的公司,还直接打电话来骂她,说她怎么还有脸想继续做设计。

但顾轻轻并没因此而放弃,继续焦头烂额的找工作。

这会儿,她刚从一家专门设计旗袍的公司大堂出来,脸色发白,走路也是格外的虚浮。抬头无奈的看着天,云海市那么多服装公司,难道就真的没有一家相信她是清白的吗?

深深的叹了口气,重新往前看。

倏的,她就看到顾以承站在自己跟前。

真是倒霉透了。

现在她变成这样,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他,但也不是。毕竟,现在也还不知道究竟是谁把她的设计图盗窃给了DE。

顾以承抬起腿,往她这边走。

现在的顾轻轻,跟他无话可说,当即便转身走人。顾以承的大长腿三两大步便追了过去,从后抓住她胳膊,强势的将她拽到自己身边,蹙着眉头,一脸的担忧:“轻轻,你的脸色怎么那么差。”

呵呵,还不是因为你。

顾轻轻在心里腹诽。

她挣扎着要抽回自己的手,“你放开我!”

然而,顾以承却越抓越紧,“我都听说了。”

事情在网上闹得那么大,顾以承会知道也不出奇,所以顾轻轻并不觉得惊讶。

可又怎样?

就算是身败名裂,那也是她顾轻轻自己的事儿,跟他顾以承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
所以,她强硬的开口道:“与你无关。”

“你在找工作吗?”顾以承像是没注意到顾轻轻如今对自己多么讨厌似的,看一眼她手里的简历,“去DE吧,你的设计天赋是有目共睹的。与其在外面漂泊,为什么就不回自己的公司?”

顾家其实并不是以服装为主,但顾以承在大学毕业之后就出去拼搏,算是白手起家建立了DE的。

顾家还是她的家没错,但他顾以承的公司,她是没份的,她可不占这种便宜,所以,几乎没有犹豫一下,就冷冷的拒绝了他的所为好意:“不用了,谢谢。”

“轻轻,你怎么就那么倔!在家,永远都比在外面好。”

“是啊,可是我有家吗?我还有家吗?”谁不知道妈是女人啊。被他这么一说,顾轻轻本还算平静的心情,一下子激动了起来,眼眶不由自主的泛起泪光,“顾以承,现在爸妈,都觉得是我勾引你。你说,我还要怎么面对他们?我如今有家归不得了。”

“轻轻……”顾以承顿感口舌苦涩。

随即,顾轻轻便趁着顾以承怔忪的片刻,用力的抽回自己胳膊:“所以,我求求你不要再来恶心我行吗?”

说完,她便继续转身离开。

关于邯郸资讯网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声明 | 本网招聘 | 本网动态

版权所有:邯郸资讯网 Copyright @2012-2021 Inc.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