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 财经理财

众筹到底靠谱吗

2020-05-23 02:44:58 snjfnnsj.cn

“只要掏1000元,就可能成为一家餐厅的老板”、“99元就能拿到一张工体演唱会的门票”……如今,这种被称为“众筹”的项目越来越多,它们或者通过互联网大规模众筹,或者通过朋友间口口相传进行相对小规模的众筹,总之用筹集来的资金实现创业梦想。众筹到底靠谱吗?众筹的过程又是怎样的?那些曾经被众筹的项目如今的状况如何?北京青年报记者日前对此进行了调查采访。

大学校园旁众筹开餐厅 生意如今大不如前

看着旁边和自己差不多同时众筹开起来的咖啡厅一个接一个倒下了,王旭明觉得自己肩上的压力更大了,他和其他100多位同学在母校长沙理工大学外众筹开的这家“无树时光餐厅”,生意也不如刚开始那么好了。

这家“无树时光餐厅”,是由108位在校学生众筹开设的,他们每人出资1000到5万元不等,成为这家餐厅的股东。每位股东都拥有一张“股东卡”,在餐厅吃饭享有八八折优惠,其他会员只能享受到九五折的优惠。王旭明和其他两个好朋友是这家餐厅的大股东,每人占10%的股份,“众筹”的点子也是他们想出来的。

前年,王旭明刚毕业,他就和两个好朋友商量着一起创业,计划开一家餐厅。他们直接盘下了学校外的一家店面,三人也各自拿出了十多万元,一切都准备就绪了。

此时,王旭明突然想到,旁边的咖啡厅都在搞“众筹”,看着风风火火的,自己的饭店是不是也能搞“众筹”呢?和两个好朋友商量之后,大家都很赞同这个模式:众筹之后,不仅可以拥有更多的客源,并且参与者也是推广者,省去了一些推广费用;此外,经营者就是消费者,可以提出最有针对性的意见。

2014年国庆后,他们三人就在校园内开始“众筹”。“我们只针对学校的同学众筹,因为他们就是我们的目标客户。”王旭明表示。由于受众的局限性,他们并没有选择在互联网上众筹,而是开设了“联名账户”。由他和另外三个最初加入众筹的同学组成“财务小组”,以财务小组的名义开设联名账户,众筹到的款项就直接打入联名账户。“当然,股权书等都会给到他们,账务很透明的,没有什么问题。”王旭明表示。

他们的众筹,主要是在学校里贴海报、发传单、做线下的宣传会,也有邀请身边的同学朋友加入的。在众筹的过程中,他们也遇到一些困难,好多同学不懂“众筹”的概念,他们就一个一个地讲,还请法学院的同学来引用法条说明这件事的合法性。

令他们没想到的是,仅用了两个月,项目就启动了。起初他们的预算为60万,想寻找200名大学生加入。“结果到12月初就筹集了45万,超出了预期。”2014年12月,最后确定为108名股东。

108名股东,108种意见,那饭店又是怎样管理呢?王旭明说,他们建有股东群,每天,王旭明都会在群里公布当天的营业状况,大家也会讨论如何能把餐厅建设得更好。日常管理中,三个大股东和一些核心股东共同担任“常务股东”,负责日常事项的决策。“当然,如果有特别关键的事项,还是会召开股东大会,和大家说清楚。”

“无树时光刚开的半个月,就盈利上万。”王旭明说,但是很快,餐厅的经营也就归于平淡了。对于目前的经营状况,王旭明不愿多谈,他只透露,自己这一年半以来,都是全职无偿管理餐厅。“餐厅还没有给股东分过红,股东都很清楚,投资有风险。”

看着旁边一家接着一家倒下的“众筹咖啡厅”,王旭明说自己压力也很大,他不知道,自己的餐厅下一步会怎么走。

众筹让小乐队在工体开了万人演唱会

来自北京的杨先生和女朋友都很喜欢独立民谣组合“好妹妹乐队”,去年9月,杨先生只花了不到200元,便和女朋友一起在工体看了一场 “好妹妹乐队”的演唱会,并且两人的座位离舞台特别近,杨先生直呼“太值了”。

一直以来,杨先生都认为“好妹妹乐队”是一支独立的、小众的乐队,粉丝不能和明星大腕比;他也在北京看过好妹妹的演唱会,那是在五棵松体育馆的“汇源空间”,当时2000人的场地,差不多坐满。当他听说好妹妹乐队要在工体开演唱会时,他有些担心,“工体能坐几万人吧?能有那么多人去吗?我都为他们捏把汗,万一去的人太少,门票都不够场地费吧!”

直到他当晚在工体看到了超过2万个荧光棒,“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,那一刻我心里真挺感动的,觉得他们好棒!”

独立音乐人在工体开演唱会,这是第一次;99元的演唱会门票,在工体也是第一次,之前,工体演唱会门票都是280元起,最高能到2000元。而这次众筹,一张票99元,座位随机。好妹妹的经纪人奚韬表示,这是考虑到目标群体的接受能力,也是考虑制作成本所能接受的最低价,“如果把价格设定在几百或上千,可能就无法达到最后的众筹成果了。众筹就是把情怀放在一个合理的商业点去释放。”

这次众筹是怎么实现的呢?去年3月,京东找到好妹妹商量众筹计划时,奚韬想,“要做,就做些我们做不到的事。”在满足乐队粉丝“看一场好妹妹演唱会”愿望的同时,帮助好妹妹圆了他们在工体开演唱会的梦,这就是这次众筹的初衷。

打开京东众筹的页面,可以看到众筹的目标是:198万元。从去年的6月3日,项目启动,设定了到8月2日共两个月的众筹时间;一个月后,已经超额完成这个任务;到项目截止那天,共筹到2368560元,售出2万多张门票、500多件“周边T恤”。除去要交给京东众筹3%,也就是7万多的费用之外,其他筹到的款项都用来支付演唱会的成本了。

那么如果没有众筹到这个价格呢?奚韬诚实地表示,如果这个众筹目标没有达成,那么演唱会就真的不会开。“其实99元的票价,只能回收演唱会成本的三分之二,其余的还需要通过商务合作完成。”奚韬透露,只有经济上持平,这个模式未来才有可复制性。

“盲筹”手机引4万人筹资420万

如果对一款手机的外形、价格、性能全都一无所知,你还会买吗?40天,4万人用“参与众筹”的方式给出了他们肯定的答案。

去年7月,在京东众筹平台上,出现了一款“盲筹”的手机。从页面上可以看出,这款ZUK的手机,并没有披露详尽的硬件配置、外观等产品信息,也没有对手机进行公开定价,而是向用户传达了它的“情怀”。

众筹的金额也从1元到9999元不等,以1元支持项目的参与者,每2000位中抽取一人获得一部手机;以99元或299元支持项目的参与者,金额可用作“购机抵用款”;最高档为9999元,可以获得4套手机套装,并且还可以与ZUK的CEO常程一同“一日游”。

这是原联想集团副总裁常程刚刚开始启动的创业项目。常程在成为神奇工场联合创始人之后,就抱着一个创业梦,渴望自己的理念和努力可以得到更多人的认可。他从2014年8月决定做手机,到2015年7月,正式进行小批量过程验证测试,整整一年时间,和500多个同事,把这款手机做了出来。

“众筹相当于打品牌吧,我们也不是就缺这50万,”常程坦言,“盲筹,其实是对粉丝信任度的一种考验,想看看到底有多少粉丝信任自己和自己的产品。”常程每天5点起床就上微博,从5点到9点,回复每条粉丝的留言,此外,他也在很多微信、QQ群里和粉丝互动得很频繁。这说明,他格外看重粉丝的力量。

在众筹上线的当天,整个公司的氛围都是比较紧张的,因为根本不确定到底会有多少人支持这个没听说过的牌子。常程更是一直紧张地盯着屏幕上的数字,连午饭都没吃。

结果,在开场几分钟之内9999元档的10个名额就被抢光了;6小时后,ZUK完成了50万的众筹目标;最终,数字突破了420万,超出众筹目标金额的840%。常程表示,“真的是超出预期,50万虽然是一个比较低的目标,但是400多万还是意料之外的。感谢粉丝。” 文/本报记者 温婧

财经观察

国内众筹规模或超过20亿

壹零财经CEO柏亮表示,众筹,是通过互联网发现了一些需求。以前对于“需求”的判断,可能是团队独立的预判,然而在众筹平台上,可以通过互联网提前发现需求,或根据需求调整产品的数量。

柏亮将众筹分为两种,一种是营销型行为,另一种是社交性行为。他认为,众筹餐厅和众筹演唱会的两个例子,以借众筹来销售作为主要目的,而“盲筹”,更偏重于对项目负责人和团队的信任,是一种社交性的行为。而社交性的众筹,由于项目负责人高质量的社交圈、庞大的粉丝量等因素,众筹的成功率较高。比如在ZUK的项目中,就有包括联想、搜狗、爱奇艺等多个公司CEO的明确支持。而对于许多“众筹餐厅”的倒闭,柏亮表示这与是否众筹并没有太大的关系,“还是得看一个餐厅的选址、菜品、成本控制等等。”

众筹只是一种形式,通过互联网去发现需求、推广产品,或者筹措资金,如果加以利用,将是一种很好的手段。但是项目最终成功与否,不是“众筹”这一形式决定的,还是要看产品和服务的质量。

去年,仅国内最大的众筹平台“京东众筹”的总筹资额已经超过13亿,参与众筹成功项目3000余个,项目成功率超90%,融资超千万的项目有21个。根据2014年12月的数据,京东众筹约占到众筹市场的60%份额,由此推算,去年国内的总众筹规模或超过20亿。据京东众筹的负责人透露,现在“硬件”还是众筹中的最主要品类,其他的品牌还包括公益众筹、流行文化众筹、生活美学众筹等。不管哪一品类,其中“更具创新性或者满足独特需求的”项目,往往可以收获更好的效果。

关于邯郸资讯网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声明 | 本网招聘 | 本网动态

版权所有:邯郸资讯网 Copyright @2012-2021 Inc.All Rights Reserved.